锦色

去远方。走走,停停。

梅里雪山
同行男生拍的照片里我最喜欢的一张。

日照金山。


在梅里雪山脚下的那两天让我想就这样做个守山人。就生活在这个名叫“飞来寺”的小村子,每日面朝着绵延壮美的梅里雪山。晨起拉开窗帘便能看见金色的日光从卡瓦博格的山尖铺展下来,白天是皑皑白雪、如洗蓝天,晚上除了近在眼前的满天星斗还有青稞酒和旅行者们的侃侃而谈。有时去飞来寺点一盏酥油灯,在庙堂顶端泻下的天光里虔诚礼佛,身后是从半空垂下的唐卡和封存在墙壁上的古老壁画……


住在“守望6740”,老板是个开朗的藏族青年,有点小迷糊且不拘小节,我第一天定了房间,第二天已经住下却又接到他的电话,我笑着答他:“老板,我们已经住下啦,就是刚刚那三个女孩子,现在已经被你指引来飞来寺啦!”看来是游客不多房间多,他完全没有提前记预定嘛!


我很喜欢“守望6740”,大堂很有气氛,也很舒服。很长一排玻璃窗,窗外就是绵延的梅里雪山(照片并没照下来窗外的景色,我回来简单拼了一下),坐在靠窗的桌旁吃东西,聊天,或者单纯的发呆都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大堂楼上是一个较宽敞的平台,平台中央摆了两个小沙发,有些来摄影的旅行者大概已经等了多日,对小村子失了兴趣,便在午后靠在沙发上面朝梅里雪山,仰望山顶的皑皑白雪、纯净云朵、如洗天空……一个人静静地坐很久。


贯穿飞来寺的柏油马路便是云南通往西藏的唯一道路——318国道,再往前就是西藏,这里是我云南之行的最远一站,早就计划要在这里寄出明信片,而缺少夜间娱乐的飞来寺小村正好适合。日落时分回来,吃完晚饭便可以占守某张桌子借着温暖灯光,趴在木桌子上慢慢地写我那一摞明信片。


“守望6740”的晚上与白日里的安静完全不同。夜色四合,旅人归来,吃饭、喝酒、聊天,认识不认识的人们聚在一起看关于梅里雪山的纪录片。年轻的老板在前台与人闲聊,遇到过来聊天或者咨询问题的人总要热情地倒一小杯青稞酒,到了夜深酒酣的时候还要献歌一曲来助兴,歌声是够跑调的,但又有什么关系,比起曲调听者得到的更多的是快乐。在这神山净土之间,守着人来人往的“守望6740”,守望海拔六千七百四十米高的卡瓦博格峰,在静谧又热闹的晚上,做一个简单又快乐的“守山人”。


老板给的酒喝不完,又舍不得放下,倒出一点点粘邮票,剩小半杯端着去楼上天台,裹着被子和厚衣服,靠在沙发里,在星光下继续品味微醉的乐趣。


夜深时梅里雪山已经看不见了,或许隐约还能显出个影子?但当时不晓得青稞酒威力,贪了杯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关于那晚的记忆除了第一次摔倒时绊倒同行男生的摄影三脚架,破坏了人家的快门线,第二次摔倒时按到手腕上过松的佛珠链,磕肿了手掌外,就只剩下了高海拔地区低矮的夜空和从未见过的多如铺散的沙粒一般的星光——墨色的夜空,层叠的,不可计数的星星,近在眼前又遥远明灭的星光……直入我梦里。


 

评论 ( 5 )
热度 ( 3 )

© 锦色 | Powered by LOFTER